微云照

黑暗中分享的爆米花……
本来挺正常的,可我总有种老许开假车的感觉(ಡωಡ)hiahiahia

高考加油!自己也加油。(让我初级过了吧~(●'◡'●)ノ❤)

占签抱歉,只想问一下是非是欧,这辈子还能捞到爷爷么😂

第一次泡蔡师兄,蔡师兄原来这么可爱的么!
蔡师兄:没钱就赶紧滚!

【许墨X女主】温暖阳光

Part1  (注:本文中李泽言女主朋友设定,第一次写文,本文许墨大概会ooc)
“好的报告就交给我好了。另外,谢谢你的蛋糕。”悠然挂断电话,叹了口气。
大学男同学突然联系自己,说是好久不见想拜托她写个报告,要不见面一起吃个饭吧。
悠然看着男同学买的蛋糕,突然没了食欲。
咚咚咚。
悠然猛的从书桌上抬起脑袋,这么晚了还有谁啊……
揉了揉炸毛的头发,悠然开了门,又猛的把门关上。
“一定是最近工作太忙让我出现了幻觉。”悠然甩甩头。
“悠然?”门外传来一声闷笑。
悠然愣了愣,又慢慢的打开门。门外赫然是那个天才科学家,许墨。
“……许墨?”悠然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不确定。
“是我。”许墨笑了笑,“来看看新邻居。”
“新邻居?”悠然反应过来,“原来你说的搬家是搬到这里?”
“嗯。”许墨点点头。“好巧,没想到新邻居是你。”
“是啊,好巧……”悠然强装镇定。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许墨轻轻勾了勾唇角。
“啊……”悠然一哽,“你等一下!”
悠然冲进屋子,看着桌子上的蛋糕,沙发上的睡衣,乱糟糟的书本……
完了完了,这么乱……
悠然仰天长叹,认命的开始收拾。
“呵。”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悠然回头,“许墨?”
“抱歉,没有经过你同意就进来了。”许墨笑容温和,“看你这么久没出来,我很担心。”
“我……”悠然小小的尖叫一声,想遮住沙发上的史努比睡衣。
“很适合你。”许墨轻笑,墨色的瞳孔里尽是笑意。
“呃……”女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不打趣你了。”许墨抿了抿唇角。“那个,可以送给我么?”许墨突然指了指桌子上的蛋糕。
“啊?”悠然愣了愣,“你是说这块蛋糕么?其实这个味的蛋糕味道不错,没想到你喜欢吃蛋糕啊。”
“因为晚上没有吃饭,有些饿。”许墨笑了笑。
“没有吃饭?不管再忙,也要记得吃饭呀。”悠然有些意外,“那除了蛋糕,你要不要再吃些什么?”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不用了。”
看着悠然端上来的茶杯,“这是,白茶?”
“嗯。”悠然点点头,“看着春溪茶社有卖,就买了一些。”
“谢谢,我很喜欢。”许墨笑着凝视悠然的眼睛。
“嗯……你喜欢就好。”悠然有些不自然的撇开头,“那个,许墨。我要先去写报告了。茶水没了你就自己添一些。”
说完悠然就转身准备离开。
“悠然。”
“嗯?”悠然回头,有些疑惑。
“你知道,深夜里留一个男人在家里是什么含义么?”许墨的笑容依旧温和,但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蛊惑。
“你又打趣我了。好啦,我真的要去写报告了,不然明天没法交代啊。”悠然笑了笑,走向房间。她走到门口顿了顿,回头,“再说,我相信‘许墨’。”
许墨愣了一瞬间,继而低下头,“相信么……”再抬起头,脸上是像往常一样温和笑容。“我先回去了,早点休息。”
“好……”悠然看着许墨的背影,今天的许墨有些奇怪呢……
【许墨家】
夜晚让颜色变得更深。许墨一个人的时候,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
外面路灯的光照到墙上的玻璃框,透出白色的光芒。玻璃框里面是一只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许墨看着蝴蝶,突然嘴角一勾。
“这样也不错。”许墨的声音不带一丝起伏。“这样的话,蝴蝶就永远离不开画家了。”
刚进入悠然家,许墨一眼便看到茶几上的蛋糕。是那个男人的吧。
看着窗外那个男人在给她蛋糕时触碰她的手,许墨眼里的冷色更深一层。
许墨看了一眼手上的蛋糕,“呵。”
蛋糕不出意外的,被丢进了垃圾桶。
有时候连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她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他所陌生的。在看着她着急的要给那个男人写报告时,他心里的那种感觉几乎要破开胸膛。他不想她的东西被别人占有,连时间也不行。
“那句话怎么说。”许墨淡淡的开口。“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Part2
“呼,好累啊……”悠然抱着一塌资料匆匆的向华锐跑去。
“魏谦,还没有迟到吧?”悠然气喘吁吁的问。
“还有一分钟。”魏谦看着表,抽了抽嘴角。
话音刚落悠然就没影了。
“李总我来了!”悠然拍开门。李泽言正巧在喝咖啡,因为悠然的突然惊吓,努力了很久才没被咖啡呛住。
“咳,刚刚好八点,大惊小怪。”李泽言用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
“我的报告做完了,李总请您看一下。”悠然恭敬地九十度鞠躬。
“……”因为‘您’,李泽言的脸微不可觉的抽了一下。“我还没有老到要用‘您’吧。”
“呃……”
“这就是你写的报告?漏洞百出。”
“我……”
“这就沉不住气了?不过如此。”
“毫无诚意,惨不忍睹。报告拿回去重做,下星期交给我。”李泽言依旧扑克脸。
悠然忍了忍,没忍住,深吸一口气,“可是我认真的做了一个多星期啊!不至于被你贬的一文不值吧!”悠然忍不住爆发了。
“哼,浪费时间。”
出了华锐,悠然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
悠然:“气,跟某个人就是讲不通道理。”
叮咚。
悦悦:我猜,是……
顾梦:老板你又干什么惹李总生气了!
悠然回复顾梦:明明是他惹我生气好不好!
魏谦:总裁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悠然回复魏谦:只要怼人他就心情不错吧!
悠然看着朋友圈一堆只顾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们,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没有回复啊……
手机再次发出提示音,悠然低头一看。
许墨:我一直都在。
一秒。
两秒。
……………………
“…………”悠然依旧呆愣。
“小姐?小姐?”汤包馆的老板娘有些担忧的问了问。“您要的汤包好了。”
“啊,谢谢。”悠然讪笑两声,接过汤包。
回到家,悠然忍不住长叹一声,认命的开始做报告。
(电话声)
“喂……你好”悠然顶着黑眼圈问。
“老板,是我!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无精打采的。”
“哦,悦悦啊……我在做报告,有什么事么?”
“我得了两张烟花会的门票,周末我们去看吧?”
“好啊……”悠然的声音依旧无精打采。
“怎么了老板,想许教授了?”悦悦贼兮兮的问。
“噗,咳咳咳……”
“老板你别激动啊,顾梦她们都说你高中男同学的胜率高一些,但我站许教授!”悦悦的声音很兴奋。
“谁……谁说……”悠然还是没有缓过来。
“好了老板我知道你喜欢许教授,我先挂了啊。”悦悦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
悠然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心中奔过某神兽。
“……我真的喜欢许墨???”
“攻略难度…………99+颗星。”
接下来,悠然平静的等到了周末。
【短信】
悦悦:老板对不起!我突然有事不能和你去看烟花会了。
悦悦:老板你别一个人去看啊找个人陪你吧!
悠然忍不住仰天长叹,正打算回复自己一个人去。
悦悦:老板我帮你约了许教授!你们一起去吧,不用感谢我~
悠然把咖啡全都喷了出来。
咚咚咚。
悠然深吸一口气,打开门,门外是微笑着的许墨。
“悠然,是我。”许墨眉眼弯弯,“离烟花会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去好好准备一下。”
“我还有东西要拿。”许墨顿了顿,回头,“记得保暖。”
“好……”悠然听见自己这么回复。
许墨挑了挑眉,似乎是心情很好的离开了。
【半小时后】
“许墨抱歉久等了!”悠然着急的跑下楼。
“怎么这么急,小心别摔倒。”许墨轻轻地拍了拍悠然的头,替她扭正带歪的帽子。
“这不是怕你等急了么……”悠然讪笑着摆摆头。
“不会。”许墨看向闪着微光的星辰。
“嗯?”悠然有些疑惑。
“我对你,有十足的耐心。”许墨转头,凝视悠然的眼睛。夜色里,他的眼睛里装满了星辰。
许墨看向远处的烟花,“烟花会开始了呢。”
“对不起,如果我能快点……”悠然懊恼的说着。
突然,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抵住了她的嘴唇。
“嘘。”许墨凑近悠然耳边,“你看,有客人来了。”
“啊……是萤火虫!”悠然看着远处的点点荧光,脸上满是兴奋。
“许墨你看,好漂亮!”
再回头,对上许墨带笑的眼睛。
许墨静静的点着一根烟花棒。
悠然笑着也点燃了一根。“许墨,你觉得烟花好看么?”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许墨微笑着抿唇。
“那,这样呢?”悠然笑着把自己的烟花棒凑到许墨的烟花棒上。原本在逐渐熄灭的烟花棒重新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原本灰白的颜色,被渲染成了橘色。许墨看着温暖颜色的光,忍不住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无奈的一笑,“很好看。”
天空上绚烂的烟花,倒映在他的眼中。点亮了他原本墨色无光的眼眸。
“悠然。”
“嗯?”
“你就没有想过,危险可能来自于我?”
“你又打趣我了,怎么会。”
过了许久,悠然仍是能想起那时他的眼睛。
如果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走到那一步。那么只是因为,我还是我,你也依然是你而已。
Part3
唔……好困啊……难道又是在做梦?
我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
是许墨。但……又不太像他。他的眼神太过冷漠犀利,唇角带着抹嘲讽的弧度。他的手里不是烟花棒,而是……冰冷的手术刀。
他在说什么?眉头蹙的好紧……
“Ares,已经到了最好的时机。组织说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许墨挑了挑眉,没有回答。
“那么,请您把queen交给我们吧。”黑衣人再次开口。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许墨淡淡的瞥了眼黑衣人,“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可是……”黑衣人还不甘心。
“今天,你们谁也带不走她。”许墨淡淡一笑。
为首的黑衣人终于沉不住气,“你这是要造反么?虽然你是Ares,但若是我等上报组织,组织定不会轻饶你!”
“呵。”许墨唇角一勾,“威胁么?”
“既然不想我们说出去,那么就请把queen交给我们吧。”黑衣人见状,不禁得意一笑。
“这样的话……”许墨的手轻轻一挥,“就不给你们这个机会好了。”
悠然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只依稀听到黑衣人的惨叫声。
【第二天】
悠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漂亮的下巴和一片优美修长的脖颈。
悠然“???”
“醒了?”
耳边传来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疲惫。
“许墨?”悠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穿着家居服的男人。
“是我。”许墨像是没感到什么不对,继续悠哉悠哉地喝起了茶。
“我……你……我们”悠然有些呆机。
“昨天你睡着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许墨轻轻一笑。
“只是这样么?”悠然低头看了眼衣服,抽了抽嘴角。
“对。”许墨挑了挑眉,慢慢凑近悠然,“还是说,你想发生些什么?”
“不不不没什么。”悠然红着脸拉开距离。
“嗯,对了,还有一件事。”许墨突然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悠然有些疑惑。
“因为没有你家的钥匙,所以没法帮你换上你的史努比睡衣。”许墨的眼睛弯弯的。
这人绝对是只狐狸。
悠然咋舌,“呃,那个,许墨我有事先走了……下次见。”
“嗯,下次见。”许墨没有挽留,笑眯眯的挥了挥手。
待女孩消失在视野里,许墨的笑容逐渐消失。
他知道,昨夜她潜意识里听到了一切。他也知道她的超能力……预知。
没错,正如黑衣人所说,已经到了最好的时机。
原本应该快速提取她的基因,然后斩草除根永除后患的。
可他竟然舍不得杀她。
他心里那种晦涩难明的感觉又出现了。他的手轻轻颤抖,最后还是消除了她的记忆。
我曾对她说,迫切想要研究的意愿,只出现在你身上。
她问我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你,能告诉我么?
Part4
“许墨?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都能遇见你。”悠然看到许墨,笑着挥了挥手。
“是啊,好巧。”许墨笑着点了点头,“来买……奶油,面粉,黄油?”
“是啊。”悠然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没想到你都能认出来啊……”
“嗯。”许墨拨了拨悠然耳边的碎发,“毕竟午餐还是要自己解决的。”
“那么我猜……你是要做泡芙?是要送给我的么?”许墨笑眯眯的问。
“啊……是啊,为了感谢你对我节目的帮助。不过,你怎么知道?”悠然咋舌,“这也是从脑科学的角度研究出来的么?”
“对于你不需要研究。”许墨笑着拍了拍悠然的头。“因为……我们心有灵犀。”
“啊……是么。”悠然忍不住红着脸撇过头,“对了许墨,我有两张水族馆的门票,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
看着女孩微红的脸,灿烂的笑容,全心信赖的眼神,许墨有些惊讶。
他的心竟是有些动容。他摇了摇头,把心中奇怪的情感压制下去。”
“好啊。”顿了顿,许墨笑着答应了。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那天,你说:好啊。
【请稍后再拨】
可是你没来。
那天之后,我的世界里仿佛再无你的踪迹。
悠然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心里有丝不详的预感。
“他可能是有事……要不去研究所看看吧。”悠然轻声安慰自己。
【那天,在研究所门口,我待了一个下午】
“许墨,你在么?”悠然敲了敲研究所的门。
无人应答。
“那我等一会儿吧。”悠然靠着门等了一会儿,忍不住睡着了。
“唔……”悠然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身上居然一点儿都不冷……悠然有些疑惑。
看了看研究所紧闭的大门,悠然叹了口气。
“看来是不在。”女孩的声音有些失落。
“许墨。”悠然把手贴在研究所的玻璃窗上。
“许墨,我喜欢你。”悠然微微仰起头,带着微笑。
轰隆。
天空终于盛不住雨滴,雨点大颗大颗的落下,很快的打湿了女孩。
“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大海。冰冷,神秘,又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就像是……”
屋子里,黑暗中的男人嘴唇微动。
“溺海。”
Part5
“那天的雨,也是这样。”
那天悠然淋了很久的雨。许墨还是没有联系她。
叮。
是电梯到站的声音。
悠然看到了那个她魂牵梦萦的人。
许墨穿着黑色大衣,进了电梯。
悠然咬了咬唇,跟上了许墨。
许墨进了一个隐蔽的小巷,不经意的回眸,是悠然所不熟悉的冰冷锐利的眼神。
入眼的是几个黑衣人,他们都冲着许墨走来,悠然险些叫出来。令人意外的是,黑衣人恭敬地说了声:Ares
“报告出来了吗。”是许墨的声音。
“是,请看。”
许墨看着报告,唇角微微一勾。
悠然看着许墨的笑,愣了愣,那是她不曾见过的,带着点张扬的肆意的微笑。不同于往日的温和,仿佛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Ares,那个女孩,怎么处理?”黑衣人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说悠然?”许墨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悠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是。”
“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许墨冷笑,“毕竟,最稳妥的方法,就是让她爱上我啊。”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还是犹豫着说,“那您会不会有危险?前几天来找您的组织成员被莫名奇妙的干掉了。”
“面对越是有价值的猎物,越要有承担风险的准备。”许墨的眼里是深不见底的墨色。
“是。”黑衣人见状,也沉默下来。
远处,悠然忍不住瘫软下来。他们在说什么?她很想装作听不懂。可是话里话外,都在透露着一个信息,许墨接近她是有目的的。
那她的喜欢又算什么?
是我没有注意到,你眼里的笑意都未曾到达眼底。
是我没有注意到,我所看到的温和的你并不是真正的你。
“如此……这么久,难为你了。”悠然苦笑。
悠然慢慢的站了起来,缓缓地离开了。
只是她不知道。
在她离开后。许墨抬起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雨滴顺着他的发梢流下。
他面无表情的说,“也该结束了。”
“明天,我回总部。”
Part6
“悠然,你知道么,BLACK SWAN被摧毁了。”李泽言淡淡的说。
“报纸上都在说。”悠然的声音也是淡淡的。
“就是那个,许墨在的组织。”李泽言偏过头,想去看悠然的眼睛。
许久不曾听到这个名字,悠然的内心不由得一痛。
“他……”悠然闭闭眼,强忍着内心的焦急。
“看来你还是忘不了他。”李泽言勾了勾唇角。“放心,他没事。组织就是被他摧毁的。”
“为什么……”悠然有些惊讶。
他们不是……想要研究她么?
“哼,他大概是良心发现吧。”李泽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许墨的父母,是被那个组织杀害的。为了报仇,他潜入了那个组织。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组织的任务他从来都是接受的。直到……”
直到我遇见了你。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为了复仇,我潜伏在组织里十年,从不拒绝组织的任何任务。
直到那个任务出现。
去把queen的基因带回来。
我早已习惯了黑白的世界,直到你出现。
我发现我竟然舍不得杀你。甚至,对你产生了‘爱’。
我可以不睡觉,没有味觉,看不到颜色……我不知道我还算不算‘人类’。
我想,我是没有资格‘爱’的。
所以,对不起。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两年前的那天后,你离开了】
在一个星期没有看到许墨后,悠然还是忍不住敲响了许墨的门。
不是想要骗我么?
那我愿意被你骗。
而房东告诉我,你离开了。离开了这个城市,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现在,我懂了】
“傻瓜……”悠然闭闭眼,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悠然慢慢的恢复了那天烟花会的记忆。
“那天,你没有杀我。”悠然忍不住笑了,“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Part7
“所以说,老板你要结婚了???!”悦悦惊讶的大喊。
“悦悦你太激动啦……”顾梦无奈的说。“所以,老板,‘他’是谁啊?”
“保密~”悠然狡黠一笑。
今日新闻头条:金牌制作人终于要结婚!新郎是?
悠然影视公司下的树荫下,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捂住心口,强忍心口的刺痛。“她……幸福就好。”
“你又没有见她,怎么就知道她是幸福的呢?许墨。”
许墨一怔,猛的转身。
悠然看着他,慢慢的笑了。她走上前,紧紧的抱住他,“傻瓜……”
“为什么……”许墨仍是有些愣怔。
悠然抬头,看着他如墨的眼睛,闭上眼,轻轻贴上他的唇。
“现在,你知道我的答案了么?”悠然撇过头,脸色微红。
“你明明知道……”许墨的神色有些复杂。
“如果我说,我还是会这样选择呢?”悠然抬头,看向他的眼睛。
唇被猛地衔住。
“我知道了,许太太。”
“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但这次,你逃不掉了。”
THE   END

【许墨X女主】温暖阳光

Part2
“呼,好累啊……”悠然抱着一塌资料匆匆的向华锐跑去。
“魏谦,还没有迟到吧?”悠然气喘吁吁的问。
“还有一分钟。”魏谦看着表,抽了抽嘴角。
话音刚落悠然就没影了。
“李总我来了!”悠然拍开门。李泽言正巧在喝咖啡,因为悠然的突然惊吓,努力了很久才没被咖啡呛住。
“咳,刚刚好八点,大惊小怪。”李泽言用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
“我的报告做完了,李总请您看一下。”悠然恭敬地九十度鞠躬。
“……”因为‘您’,李泽言的脸微不可觉的抽了一下。“我还没有老到要用‘您’吧。”
“呃……”
“这就是你写的报告?漏洞百出。”
“我……”
“这就沉不住气了?不过如此。”
“毫无诚意,惨不忍睹。报告拿回去重做,下星期交给我。”李泽言依旧扑克脸。
悠然忍了忍,没忍住,深吸一口气,“可是我认真的做了一个多星期啊!不至于被你贬的一文不值吧!”悠然忍不住爆发了。
“哼,浪费时间。”
出了华锐,悠然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
悠然:“气,跟某个人就是讲不通道理。”
叮咚。
悦悦:我猜,是……
顾梦:老板你又干什么惹李总生气了!
悠然回复顾梦:明明是他惹我生气好不好!
魏谦:总裁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悠然回复魏谦:只要怼人他就心情不错吧!
悠然看着朋友圈一堆只顾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们,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没有回复啊……
手机再次发出提示音,悠然低头一看。
许墨:我一直都在。
一秒。
两秒。
……………………
“…………”悠然依旧呆愣。
“小姐?小姐?”汤包馆的老板娘有些担忧的问了问。“您要的汤包好了。”
“啊,谢谢。”悠然讪笑两声,接过汤包。
回到家,悠然忍不住长叹一声,认命的开始做报告。
(电话声)
“喂……你好”悠然顶着黑眼圈问。
“老板,是我!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无精打采的。”
“哦,悦悦啊……我在做报告,有什么事么?”
“我得了两张烟花会的门票,周末我们去看吧?”
“好啊……”悠然的声音依旧无精打采。
“怎么了老板,想许教授了?”悦悦贼兮兮的问。
“噗,咳咳咳……”
“老板你别激动啊,顾梦她们都说你高中男同学的胜率高一些,但我站许教授!”悦悦的声音很兴奋。
“谁……谁说……”悠然还是没有缓过来。
“好了老板我知道你喜欢许教授,我先挂了啊。”悦悦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
悠然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心中奔过某神兽。
“……我真的喜欢许墨???攻略难度…………99+颗星。”
接下来,悠然平静的等到了周末。
【短信】
悦悦:老板对不起!我突然有事不能和你去看烟花会了。
悦悦:老板你别一个人去看啊找个人陪你吧!
悠然忍不住仰天长叹,正打算回复自己一个人去。
悦悦:老板我帮你约了许教授!你们一起去吧,不用感谢我~
悠然把咖啡全都喷了出来。
咚咚咚。
悠然深吸一口气,打开门,门外是微笑着的许墨。
“悠然,是我。”许墨眉眼弯弯,“离烟花会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去好好准备一下。”
“我还有东西要拿。”许墨顿了顿,回头,“记得保暖。”
“好……”悠然听见自己这么回复。
许墨挑了挑眉,似乎是心情很好的离开了。
【半小时后】
“许墨抱歉久等了!”悠然着急的跑下楼。
“怎么这么急,小心别摔倒。”许墨轻轻地拍了拍悠然的头,替她扭正带歪的帽子。
“这不是怕你等急了么……”悠然讪笑着摆摆头。
“不会。”许墨看向闪着微光的星辰。
“嗯?”悠然有些疑惑。
“我对你,有十足的耐心。”许墨转头,凝视悠然的眼睛。夜色里,他的眼睛里装满了星辰。
许墨看向远处的烟花,“烟花会开始了呢。”
“对不起,如果我能快点……”悠然懊恼的说着。
突然,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抵住了她的嘴唇。
“嘘。”许墨凑近悠然耳边,“你看,有客人来了。”
“啊……是萤火虫!”悠然看着远处的点点荧光,脸上满是兴奋。
“许墨你看,好漂亮!”
再回头,对上许墨带笑的眼睛。
许墨静静的点着一根烟花棒。
悠然笑着也点燃了一根。“许墨,你觉得烟花好看么?”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许墨微笑着抿唇。
“那,这样呢?”悠然笑着把自己的烟花棒凑到许墨的烟花棒上。原本在逐渐熄灭的烟花棒重新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原本灰白的颜色,被渲染成了橘色。许墨看着温暖颜色的光,忍不住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无奈的一笑,“很好看。”
天空上绚烂的烟花,倒映在他的眼中。点亮了他原本墨色无光的眼眸。
过了许久,悠然仍是能想起那时他的眼睛。
如果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走到那一步。那么只是因为,我还是我,你也依然是你而已。

【许墨Ⅹ女主】温暖阳光

第一次写文,可能会ooc,请体谅。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只是走许墨线。
李总在本文里是女主朋友设定。
Part1
三个月前
“好的报告就交给我好了。另外,谢谢你的蛋糕。”悠然挂断电话,叹了口气。
大学男同学突然联系自己,说是好久不见想拜托她写个报告,要不见面一起吃个饭吧。
悠然看着男同学买的蛋糕,突然没了食欲。
咚咚咚。
悠然猛的从书桌上抬起脑袋,这么晚了还有谁啊……
揉了揉炸毛的头发,悠然开了门,又猛的把门关上。
“一定是最近工作太忙让我出现了幻觉。”悠然甩甩头。
“悠然?”门外传来一声闷笑。
悠然愣了愣,又慢慢的打开门。门外赫然是那个天才科学家,许墨。
“……许墨?”悠然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不确定。
“是我。”许墨笑了笑,“来看看新邻居。”
“新邻居?”悠然反应过来,“原来你说的搬家是搬到这里?”
“嗯。”许墨点点头。“好巧,没想到新邻居是你。”
“是啊,好巧……”悠然强装镇定。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许墨轻轻勾了勾唇角。
“啊……”悠然一哽,“你等一下!”
悠然冲进屋子,看着桌子上的蛋糕,沙发上的睡衣,乱糟糟的书本……
完了完了,这么乱……
悠然仰天长叹,认命的开始收拾。
“呵。”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悠然回头,“许墨?”
“抱歉,没有经过你同意就进来了。”许墨笑容温和,“看你这么久没出来,我很担心。”
“我……”悠然小小的尖叫一声,想遮住沙发上的史努比睡衣。
“很适合你。”许墨轻笑,墨色的瞳孔里尽是笑意。
“呃……”女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不打趣你了。”许墨抿了抿唇角。“那个,可以送给我么?”许墨突然指了指桌子上的蛋糕。
“啊?”悠然愣了愣,“你是说这块蛋糕么?其实这个味的蛋糕味道不错,没想到你喜欢吃蛋糕啊。”
“因为晚上没有吃饭,有些饿。”许墨笑了笑。
“没有吃饭?不管再忙,也要记得吃饭呀。”悠然有些意外,“那除了蛋糕,你要不要再吃些什么?”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不用了。”
看着悠然端上来的茶杯,“这是,白茶?”
“嗯。”悠然点点头,“看着春溪茶社有卖,就买了一些。”
“谢谢,我很喜欢。”许墨笑着凝视悠然的眼睛。
“嗯……你喜欢就好。”悠然有些不自然的撇开头,“那个,许墨。我要先去写报告了。茶水没了你就自己添一些。”
说完悠然就转身准备离开。
“悠然。”
“嗯?”悠然回头,有些疑惑。
“你知道,深夜里留一个男人在家里是什么含义么?”许墨的笑容依旧温和,但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蛊惑。
“你又打趣我了。好啦,我真的要去写报告了,不然明天没法交代啊。”悠然笑了笑,走向房间。她走到门口顿了顿,回头,“再说,我相信‘许墨’。”
许墨愣了一瞬间,继而低下头,“相信么……”再抬起头,脸上是像往常一样温和笑容。“我先回去了,早点休息。”
“好……”悠然看着许墨的背影,今天的许墨有些奇怪呢……
【许墨家】
夜晚让颜色变得更深。许墨一个人的时候,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
外面路灯的光照到墙上的玻璃框,透出白色的光芒。玻璃框里面是一只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许墨看着蝴蝶,突然嘴角一勾。
“这样也不错。”许墨的声音不带一丝起伏。“这样的话,蝴蝶就永远离不开画家了。”
刚进入悠然家,许墨一眼便看到茶几上的蛋糕。是那个男人的吧。
看着窗外那个男人在给她蛋糕时触碰她的手,许墨眼里的冷色更深一层。
许墨看了一眼手上的蛋糕,“呵。”
蛋糕不出意外的,被丢进了垃圾桶。
有时候连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她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他所陌生的。在看着她着急的要给那个男人写报告时,他心里的那种感觉几乎要破开胸膛。他不想她的东西被别人占有,连时间也不行。
“那句话怎么说。”许墨淡淡的开口。“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TBC

想象了一下墨墨纸下的微笑,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表打我,我是个画渣)
顺便脑补,想看老子的微笑么(划掉)

师兄的图鉴变了,啊啊啊好喜欢秋水啊